出租屋的春天】(05-06)【作者:江城屌霸   人妻小说 
字数:75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段:秉烛夜谈

  第二天,我专门起了个大早,在屋里等着谢沁起床,然后专做与她偶遇的样子,想看看她对我的反应。本以为有了昨晚被谢沁当做自慰对象的经历,她会对我印象改变。没想到,谢沁看到我,只是目光从我脸上滑过,仿佛昨晚的事根本没发生。我心里直打鼓:「擦,搞毛线呀,难不成我昨晚幻听了,不可能。」
  再往后的日子还是一成不变,我和谢沁的关系没有得到丝毫改变。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三魁,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小姚开始慢慢和我打得火热。因为阿贵上班的关系,我和小姚接触的机会大大增加,慢慢了解到小姚比我长5岁,于是私下里我们都是姐弟相称。坦白说,自打小姚入住以后,我打手枪的性幻想对象开始慢慢的转移到小姚身上。虽然小姚比我年长许多,但是她天性率真,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话题,另外,小姚本身天生丽质,一点不显老成,最关键的是,小姚那身材比之谢沁那是过之而无不及。每次小姚都会等我下班回到家以后才洗澡,我也可以打开摄像头慢慢欣赏她曼妙的身体,一边打飞机。

  而谢沁依然是水土不进,我回到家,她就睡下了。这样的日子慢慢的过去,转眼小姚也已经入住一个月了。如果不是那个晚上突然停电,如果不是那个晚上我们秉烛夜谈,如果不是那个晚上星光璀璨,也许我和小姚之间的这层窗户纸永远不会被捅破。感谢老天的那次突然眷顾。这样一个繁华的大都市也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停电事故,真是天降打炮事业于斯人也,必先断其电闸,诱其妇女,避其老公,出其不意直捣黄龙。那还得从那个夜晚开始说起。

  那天还是和往常一样,夜里10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合租真好,每次回到家都能看到客厅里亮着的灯,虽然有点浪费电,但是看到从窗户射出来的灯光,心里还是暖洋洋的,我知道,这肯定有是谁忘了关灯了,即便这样我也不一一点破,只因为,这灯光让我体会到家的感觉。打开房门,谢沁屋内的灯照例已经拉黑,她的作息从来都是这么规律。我暗叹一口气。

  「怎么,看到她睡了,很失望吗?」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眼前这位大美女不是小姚是谁,今天晚小姚一身紧身纯棉白色小T恤,下穿齐逼小短裙,两个豪乳呼之欲出,最令人意外的是这胸前两颗小突起。我心里暗叹:「妈呀,这是要发呀,竟然没戴胸罩,我的天呀。」瞬间,心跳加速,下体开始隐隐做动。

  「哪有的事,我只是累了。」虽然我有这色心,即便美女在前,但是也不便发作,毕竟受过高等教育,要我立马帅男变色狼,我还是做不到的。

  「呵呵,开不起玩笑呀?就你那点心思我还不懂。每次看到她的时候你那眼神就像要喷出火来了。」小姚继续调侃我。

  「姐,别逗我开心了。阿贵还没回来吗?」我和小姚之间的调侃往往发生在每天的这个时间段。

  「他哪次回来不是后半夜呀?不说他,说说你吧,也这么大人了,干嘛不找个女朋友?」

  「姐,我哪里不想,可现在,女人都很现实,不是要房要车,就是要存款。我一穷小子哪来的这些硬件条件。虽然我天生丽质,我也想被包养呀,可是你看看我,每天回到家都累得要死要活的,就算真有人包养我,我也提不起那个劲儿呀。姐,要不你包养我算了。」说完我不忘言语上揩点油。

  「呵呵,你个小滑头,姐姐这么老了,包养你,还不被你嫌弃死了。」
  「小姚姐,你哪里老了,你现在这个正值风华正茂,虎狼之龄。嘿嘿。」我小手指一勾,神秘的说:「姐,你过来,我和你说个事。」

  小姚看我突然一脸神秘,就当真凑了过来,小声问:「什么事?」

  我顺势朝那被紧身T恤勒得深深的乳沟看了下去。那洁白的胸脯,还可以清晰的看到表面上的道道青筋,好诱人呀。顺势我凑到小姚的耳边小声说:「姐,你今天果然没有戴胸罩。」还故意深呼吸,紧闭双眼,做享受陶醉状。

  「你要死呀。」话音刚落,我的脑门就吃了一记爆栗。然后就是一声娇笑:「你就是敢吃我豆腐,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嘴。」

  和小姚这番逗乐着实让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不少。大闹过后,小姚就进了浴室冲凉,我照例打开摄像头观赏,这一个月来,看小姚洗澡已经成了必修课,从第一次看她脱衣沐浴时的紧张刺激,到后来慢慢成了一种精神寄托。每次只有看完小姚洗澡我才觉得这一天终于可以结束了。今天在浴室的小姚显得很兴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一番调情的缘故,我就看到小姚对着浴室的镜子细细的观察自己的身体,然后,慢慢的用手指抚摸着自己的乳房,慢慢的,动作很轻柔,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我知道今晚有福了,终于可以看到自己每日意淫的对象在镜头前肆无忌惮的自慰了。小姚一只手轻柔的揉捏着乳头,一只手慢慢的往下面探去,我正准备掏出鸡吧,突然,镜头一片漆黑,然后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小姚的喊声,然后厕所里面一阵响好像是洗头膏什么的罐子掉落地上了。我正准备爽,突然眼前一黑,我还没反应过来,幸好笔记本有电源,所以我还不至于双眼抹黑,我心里暗骂一声:「我操,停电了。」然后,拿起手机,调出手电软件,打开门就往大厅跑去。也巧了,小姚正好从卫生间出来,和我撞了个满怀,iphone差点被撞飞。我稳了稳身子,一把抱住东倒西歪的小姚,轻声说:「没事,有我在,是停电了,别叫,谢沁睡了。」话刚说完,手臂一阵吃痛。「我靠,我出来保护你,你丫还掐我,你是作死的节奏呀。」

  「保护我个屁呀,保护我还不让我叫,就怕吵醒谢沁,你还说心里没鬼。真鄙视你。」然后小姚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一扭屁股转身进了房间,顺手就关上了门。这一转身差点要了我的命呀,这火辣的身材,就裹了一浴巾,头发上还沾着水珠,估计出门太急,屁股有大半都露在外面,那翘臀随着小姚的步伐一抖一抖的,妈的,极品呀,光是这样比的话,就是一百个谢沁也比不过呀。我心里暗骂这阿贵这瘪三真是中了头彩了,这么个极品怎么就落在他这泡屎上了。我要是能干到小姚,我这辈子值了。回到房间,我心里暗想,一边想这刚刚小姚那迷人的身躯,一边继续打飞机。就在我打的正爽的时候,阳台上有人敲门。我在文章开头就说过,我和小姚家的阳台是相通的。听到阳台有人敲门,我明白是小姚,于是穿上便裤,把落地窗和阳台门打开,就看到小姚靠在门廊上,手里拿着一瓶红酒,指了指阳台上的凉席还有满满一凉席的零食说:「小羽子,出来陪姐说说话。」
  看着小姚这带春的眼神,还有这洒满一阳台的银白月色,难得还能看到星星,这时候不风花雪月还装君子的话,那铁定是天打雷劈。「小姚主子,小羽子恭敬不如从命了。」

  「少贫,拿把扇子出来。」

  两个人,一瓶红酒,一只红烛,本来是要发生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们谁都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看对方一眼,只是默默的喝着杯中的酒,看着月亮,这个夜晚很安静,难得的大停电让两颗浮躁的心得到瞬间的平静。我和小姚就这样坐着,数着星星,像情侣,更像姐弟。过了一会,小姚先发话:「羽翔,我知道你喜欢谢沁。对吗?」

  我低下头看着红烛不断跳动的火焰,悠悠的说:「因为,她很像她,我是说气质。」

  「想着女朋友了?」

  「已经分开很久了。」

  「你爱她?」

  「爱,很爱。」

  「为什么要分手?」

  我抬起头看向小姚,微微一笑:「因为我不够优秀。」

  「撒谎。」

  「姐,不说这个好吗?我不想提。」

  「哎,一看你就是受过伤害的人,姐答应你,绝不说给第二个人知道。」女人的好奇心就是很强。

  「姐,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和阿贵在一起?」

  听我这么一说,昏暗中,我仿佛看到小姚肩膀微微发抖,然后她猛的喝了一口红酒。淡淡的说道:「用你的故事和我换。」

  这么一说,我也被吊起了胃口,思索片刻,道:「好吧,但是,姐,这个故事有点长,有点无聊,你不爱听可以随时打断我,但是你一定要说你的故事。」
  「好的。你说。」

  我重新抬起头,今晚的月亮好圆好圆,就像几年前我和她在海边看到的月亮,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大学生,风华正茂,她很美丽,很温柔,说话声音柔柔的,听了让人有种家的温暖。她叫小慧,和我是高中同学。我们从高二开始恋爱,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小情侣,双方家长都认可。后来我们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学校,这所被大家羡慕不已的校园。可是,对我们来说,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可以真正享受属于两个人的大学时光。

  在大学里,由于性格原因,我活跃于各大社团,和学生会,在老师心中是个好学生,是表率,在男同学眼中是领袖,是嫉妒对象,在女生眼中是王子,是追求的焦点。而她,还是继续的低调,温柔,从来不参加各种活动,只是默默的守候着我,为我在食堂打饭。大一第一个学期结束,她就成了学校的冰山美人,大家都知道,这个美女只能看不能碰,因为她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柱,那个支柱就是我。大一就被任命为学生会后备主席,然后参加各种比赛,只要有我参加的,全都拿奖,那个时候,我甚至感觉自己头上真的有光环在围绕。甚至外校的美女都有慕名寄来追求卡片,可是我总是一烧了之,因为,我的心中只有她- 小慧,我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女人。而她也是完全以我为中心。追求小慧的人五花八门,有官二代,富二代,甚至有成年人加入追求大军,可无一不被她拒之门外。我知道,只有和我在一起,这位冰山美人才会释放温暖。我们两个真的像神仙眷侣一样。所有的苗头都表明,我们两个会快乐的毕业,然后要么一起保研,要么一起就业,但终点只有一个,结婚生子,快乐的生活。

  直到大三那年,我和小慧准备在校外租个房子,正式开始两人的幸福小窝的搭建,噩梦也随之而来。

  第六段:噩梦开始

  租的那间房子位于离校大约30分钟车程的闹市区,房东是个40来岁的大叔,肥头大耳,脖子上永远挂着一串沉甸甸的黄金项链,脑袋有点秃,个子不高,但是很壮实,满口的烟味,鼻毛稀疏的塞满了整个鼻孔,中华香烟不离手,拇指上还戴着一颗硕大的玉扳指,外出开的是宝马X6,用的是PARDA的钱包,典型的暴发户。但是,说话很有礼貌,我们都叫他达叔。和他同居的是一位28岁的女人,打扮很时尚,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比我女朋友要高出半个头,有点像是专业模特,她待人处事还算周到,知道我们都还是学生也都很照顾我们,我们亲切的喊她艳姐。

  这套房子房型着实不错,两居室,主卧有独用的卫生间,达叔和艳姐住里面。出租的是一套次卧,很宽敞,通风,采光都很理想,次卧旁边还有一个卫生间,价格只比市价高一些。第一天看完房的时候,我就很是喜欢,和小慧商量着要租下来。可是小慧死活不答应,私下和我说,达叔看她的眼神很贼,而且很不喜欢达叔的满口烟味。既然小慧不同意,我也只好作罢。现在想来,如果当时不租的话,也许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就在我和小慧继续为租房的事四处奔走的时候,我们接到了来自艳姐的电话。电话那头艳姐主动给我们打8折,艳姐当时是这么说的:「小羽,小慧,我和达叔下个月要去美国度蜜月,这一走就要好几个月了,这里的房子我们希望能够租出去,我们走的时候也有人照应,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便宜外借的。我和达叔是因为看在你们都是学生的份上才会把这么好的房子借给你们的。平时达叔很忙,每天都要应酬客人,我作为封面模特也经常不着家,所以,你们也不必担心我们会打搅到你们两人的二人世界。」总之,说了很多,当时我的警戒是彻底放下了,小慧因为扛不住我和艳姐的劝说也同意了。

  入住一周,双方都相处的相安无事,正如艳姐说的,达叔和艳姐两个确实都很忙,经常好几天不在家,就算在家也是很晚才回来,第二天很早就离开了。达叔这人也很好相处,平时的爱好就是遛狗和唱几句老戏。总的来说还算个文明人。慢慢的小慧也放松了警惕,有时见到达叔也会点点头,笑一笑。住进合租房大约一个月后,达叔和艳姐果然去度蜜月了,我们可以从双方的QQ空间或是微信好友圈里面看到他们两人在美国度假时的甜蜜照片。

  就在他们两人去到美国的第二天晚上,我和小慧就买来蜡烛,红酒,自己下厨,好好的享受这美妙的二人世界。看着这暂时属于我们的小屋,心里暖暖的。那天晚上小慧好美,好温柔。

  晚饭过后,我和小慧相拥进入浴室,将浴缸放满热水,两人缠绵着浸在水中,任温热的烟气裹住两付赤裸裸的躯体。我轻轻的搂着小慧,舌尖在她嘴里吻吸着甘露,小慧这天也是特别的幸福,主动的伸出舌头和我纠缠一起。

  「哥哥,我好爱你。」小慧微眯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抖动,说不出的诱人。

  「宝贝,我也爱你。」我一边说着甜言蜜语,一边小心的将手指伸进小慧的蜜穴。那蜜穴已经是完全湿透了,手指毫无阻力的就滑进了那毫不设防的阴道。我承认小慧在性爱方面是相当保守的,平时做爱,她的下面都不会太湿,可是一旦湿成今天这样了,说明她的性欲是被彻底的激发了。我的手指在小慧的蜜穴里缓缓的挪动。

  「哥哥,我想要,你用点力。」小慧紧闭双眼,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
  「乖,宝宝,说说看,你想要什么?」我得寸进尺。

  「不说,太害羞了。」

  「真的不说了?」我一边逗她,一边加速深入小慧阴部的手指。

  「嗯,嗯」小慧已经被我挑逗得花枝乱颤,微闭的双眼彻底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抖动,洁白的上齿紧紧咬着下唇,从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呼吸的频率越来越快,两团丰满的乳房一上一下的起伏,那白皙的胴体卷缩在一起,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体上,就像一个美人女,让我下面的鸡巴青筋暴涨。

  不论我如何挑逗她,她都不说其他更过分的言语,只是用小声的呻吟来回应。她的这一特征我在熟悉不过了。小慧是个保守传统的女孩子,平时说话就很温柔,语音也不高,做爱的时候更加羞怯,从来不像别的女生能够发出震天响的叫床声。她对性爱看的即神圣又保守,她总说A片里面那些叫床都是表演出来的。而她自己也是本能的压制自己的呻吟,只能隐约从鼻息处听到几声闷闷的呻吟。

  看到小慧这幅光景,我也不再为难她,于是慢慢的将小慧靠在浴池的边缘,然后整个人像泥鳅一样滑到小慧腿部,左手托住小慧的结实的屁股,慢慢的将小慧的下体顶出水面。那粉嫩的阴户慢慢呈现在眼前,大阴唇已经因为渴望鸡巴的侵入而大大张开,阴毛湿哒哒的留着液体,应该是淫水和洗澡水的混合物吧。我一边观赏一边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哥哥,快别看了,羞死我了。」小慧一边说,一边流动着下体。我另一只手慢慢的探到小慧那高高凸起的阴核上,只是轻轻的触碰,小慧整个人就像触了电一样,身体一阵哆嗦。

  「嗯,哥哥,别碰,太,太刺激了,那边。」小慧仰头靠在浴池上,小声的央求。我看了一眼那光洁的脖颈,那高高的美人骨,还有水珠从发梢顺着脸颊慢慢滚落。多么纯净洁白的躯体呀,我彻底占有了。我的内心男人的征服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要爱这个女人,一辈子,永不变心。想到这,我俯下头,鼻尖慢慢靠近小慧的阴部,那熟悉的女人的味道让我心里一阵哆嗦,我的鼻尖已经紧紧贴到小慧阴户表面,我使劲的吸一口气,阴户散发出来的女人的清新香味让我心旷神怡。

  我伸出舌尖,从小慧的屁眼处往上一扫,舌尖触碰到屁眼,外阴唇,直到阴核,这突如其来的一扫,使得小慧的身体一阵抽搐,然后就明显的感觉到小慧的屁股在急剧的收缩,我知道,小慧要高潮了,于是也不管小慧说什么「脏,别碰」这样的警戒话,埋头将舌头伸进小慧的阴部,那略带咸味的嫩肉被我的舌尖不停的逗弄。小慧的呼吸也越来越重,偶尔能听到她的叫床声,我知道,小慧今天真的是彻底兴奋了,也许女人对房子的渴望还是来源于对家的期许,今天的小慧和往常都不太一样,像是彻底的放开,又像是想紧紧抓住些什么。我的舌尖继续在小慧的大小阴唇上舔舐,时不时的含着她那高高凸起的阴核一阵嘬弄,这里是小慧最敏感的部位,果不其然,但我双唇紧紧夹住小慧阴核的时候,她的腿也紧紧的夹住我的头部。当我放开她的阴核,她的腿也明显放松,这样一张一弛我也觉得挺逗的。大概10分钟左右,突然一股热潮涌入我的口中,这股热潮比前面几波来得都更为凶猛。小慧本来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脸蛋泛起了潮红,嘴里喊着:「哥哥,我要你,我要你。」我知道小慧来高潮了。

  既然这样,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挺起我早已硬的发烫的大鸡吧,从旁边拿出冈本的带点避孕套戴上,然后朝着小慧早已泛滥的阴户,猛的一挺,一杆钢炮从头到尾,干净利落的刺了进去。这第一炮就干的小慧失声。于是放慢速度,等小慧慢慢适应。随着小慧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由于是在浴缸里面,我们的姿势自然是狗交式,这个姿势我们第二次用。小慧对性的保守态度有时候真的难以想象,第一次用狗交式,小慧就很抵触,做了不到50下,小慧就哭了,说这种姿势让她觉得很丢脸,只能回到传统的拥抱模式。再后来小慧一直都抵触狗交式。今天我没有要求,只是轻轻的摆动了一下小慧的屁股,她就自觉地翻过来,双手扶着浴池,膝盖跪在浴缸里,高高的崛起屁股。我真的很意外,于是做的也特别起劲。也许给女人一个幸福的小窝是女人一辈子最大的梦想吧。我暗暗发誓要好好挣钱,给小慧一个美满的家庭。我一边干着小慧一边在心里发誓。隐隐从小慧口中传来的呻吟声,夹杂着睾丸不断碰撞小慧屁股的啪啪声,让整个浴室春情荡漾。

  那个晚上,我们做的很畅快,回到床上,当我要求狗交式的时候,小慧又开始抵触了。我心里明白,刚刚在浴缸里,小慧是真的忘情了,这会回到床上,她又恢复了理智。碰上这样一个极品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好顺着她。有了刚刚在浴室里面的大战,小慧和我都略显疲惫。我们相拥在一起,小声的说着话。
  「哥哥,你今晚好厉害。」小慧红着脸说。

  「我一直都这么厉害的,宝贝,今天你在浴缸里显得特别不一样呢。」我顺着小慧的长发,温柔的说。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我们终于有个家了,哥哥,我是不是特别失态?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这样的慧慧了?」小慧看着我,满眼含春。

  「一点都不失态,我就喜欢你这样,真的,你太可爱了。」

  「哥哥,你会娶我吗?」

  「傻瓜,不娶你娶谁呀?」

  「那哥哥,以后我老了,你会像别的坏男人一样抛弃我,在外面找其他女孩子吗?」

  「不会,我发誓,永远不会,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永远。」

  「你们很相爱呀,我很羡慕你们。」小姚认真的看着我说。

  「哎,那个时候确实是这样的。如果没有后来的变故,现在我也不会在这里和你聊天数星星了。」我长叹一声,无限的伤感。

  「后来?后来怎么了?你没经受的住诱惑?」小姚明显被掉足了胃口。
  「不,是她变了,她变了,她变得完全不是自己了。」我越说越激动,手握紧了拳头。红酒也撒了出来。

  「来,抽支烟吧。」小姚递过来一只黄鹤楼。

  我猛吸一口,浓烟呛得我猛的咳了出来。

  「如果没有那次出国学习的机会,如果我能坚持带上她一起,如果没有那表里不一人面兽心的房东。如果没有那看似美丽高贵,实则蛇蝎心肠的艳姐,我们也许已经谈婚论嫁,可是,永远回不去了。」

  我抬起头,看着远方一片漆黑,思绪重又卷入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