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48 下)【作者:8083979   人妻小说 
字数:51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大学时代

            四十八、清理后续(下)

  此时萱萱的脸上就满是迷茫,直到四哥向她走进了两步,她仿佛失焦的双眼,才慢慢恢复,当看清对面是四哥之后,她一下次扑到了四哥怀里,哇哇的哭了起来。
  萱萱突然的举动让大家微微一愣,旋即很多人开始偷偷的笑了起来。当然大家笑得不是萱萱,而是一脸懵逼的四哥,纵然跟着彪叔见过很多大风大浪了,此时被自己暗恋的女孩扑到怀里痛哭,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不过终究是有头有脸的“哥”字辈,没一会他就恢复了正常,轻轻拍着萱萱的后背,以示安慰。

  还好,小欣的身边还有几个女孩也在,她们很有眼力见的赶紧走过去,拉开了萱萱,避免四哥继续的尴尬下去。

  萱萱被拉走,四哥终于又恢复了大哥的气质,不过我在他的眼神里,却明显的看到了失望。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四哥先是跟大家介绍了我,表明了虽然他们被抓是因为有人要对付彪叔和我父亲,不过我我父亲他们为了保他们出来,也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所以他们要心存感激,不计前嫌,以后如果有事情要求他们去做,一定要尽心尽力等等。

  对于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来这里就跟平时吃饭一样正常,所以对于老大能够如此费心的捞他们出来,他们还真就很是感谢,就连萱萱都向我点了下头,传达谢意。这让我一阵汗颜,明明事情是因我家而起,他们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可在四哥这一番说辞下,却好像我们变成救世主一样。

  大家感激的眼神,让我又些慌张,脸色涨的发红,只能低头无语。

  不过还好,这份慌张并没有持续多久,四哥在确定没人再聚过来之后,开始清点人数。由于这些人都是熟脸,所以没一会就已经确认,这次被冤枉的人,都已经被如约释放,这是四哥才放松了下来。

  人数确认无误,四哥便表示要集体出发了。对于之后的活动,我是没兴趣的,先不说我本来对此就不太感冒,再加上,关于我之后的计划,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考虑清楚,因此我只得低声跟四哥表示,我一会还有些事情要办。

  对此四哥并没有反对,其实今天我过来,也就是为了露一下脸,让底下的兄弟,知道我父亲和彪叔的心意,省得他们失望,从而心寒,这年头,果然笼络人心才是最重要的。

  得到了四哥的应允,我才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说今天确实还有事情要办,就先走一步了,有什么事就都交给四哥处理了。

  大家对此也表示理解,自发的让出了一条路,让我先行。从人群中穿过,依然会有人向我投来善意、感谢的微笑,这不禁让我受宠若惊。

  离开了人群,我才得以长出了一口气,原来被人感谢,也是会有压力的。
  坐进了车里,点火启动,我开着车在市区里乱逛着,没有目的地,只是胡乱的开着,其实去哪都无所谓,我只是想有一段安静的时间,去考虑之后的问题。
  虽然说现在实施后续计划已经迫在眉睫,但是对于这至关重要的一步棋来说,我还是希望能够完美无瑕,不错过任何一种可能。

  就这样我一直琢磨,反复斟酌,疯狂猜想,不知不觉中过去了近十天的时间。
  其实这段时间也并不是全都在想这些事情。之所以拖了这么久,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这几天里,新的一年来到了。

  那天接号子里的兄弟们出来后,四哥带他们去洗了个澡,又吃了顿饭,然后还是给了他们每人一笔钱,让他们安心的回家过年。

  之后四哥就开始安排人给阿涛解决出租房的事情,不过由于年关将至,房子的主人已经回老家过年,所以并没能直接把手续处理好,只能推到年后接着办了,对此四哥是拍着胸脯保证的,所以我也因此放下了这颗悬着心。

  大年三十这天,父亲也早早的结束了公司的工作,带着彪叔回到了家,跟我一起吃了年夜饭,而吃过饭后,他们就在客厅里聊了起来,大致的内容就是要彪叔带一部分兄弟先出国,在那边找到落脚点,然后等父亲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他会直接带着剩下的兄弟和资金直接过去。

  由于两个人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因此本想看看春晚的我(我的品位被柱子那个傻小子,带得越来越低了。)只能讪讪一笑,然后默默去收拾了碗筷,接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握着电话,心里一阵矛盾,虽然这段时间以来,我和小欣都有联系,可是小欣对于跟我出国的事情,也是依然如故的拒绝。

  在每天反复着毫无营养的内容后,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虽然心头有千言万语,但是为了取得最终的胜利,我只能强忍,生怕露出蛛丝马迹。

  不过再转念一想,今天毕竟是个重要无比的日子,如果我对小欣不闻不问的话,难保不会把她推得越来越远。想通了这些,我不再犹豫,直接按下了拨出键。
  通话的时间并不长,无非依然是开始的寒暄,和之后的相互问候。听着电话里小欣的声音,显得很是清冷,我知道在时间的冲刷下,我们的感情真的已经在一点一点的变淡了,这让我心急如焚。

  还好这段时间的思考,已经基本让我理清了头绪,有了一定的准备,因此在急火攻心之下,我提出了等这几天新年的余韵过完之后,我们能够见个面,吃个饭。
  感情这种事,虽然淡了,但不能说就此终结了,因此在开始的犹豫过后,在我反复的强调只是吃吃饭,聊聊天的作用下,小欣最终,还是接受了我的邀请。
  虽然已经拜过了年,小欣也接受了我的邀请,但是我的心情却越发沉重了。迈出了这一步,就意味着,我余力踏入雷池更近了一步。由于对未知前路的恐惧,让我的大脑再一次陷入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的猜想,这让我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充满了恐慌、焦虑和彷徨。

  虽然之后的几天这种心情有所缓解,但是依然令我头疼不已,浑浑噩噩。
  有些事情,往往你越想它发生,它反而会姗姗来迟,而相反的,有些事情,你无比抵触,可它却总是如约而至。不知不觉之中,我和小欣约定的日子已经到了。
  这天早晨起床后,我的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随着时间的临近我越发的紧张,而前一天晚上,这种紧张更是达到了峰值,让我久久不能入睡,混混沌沌的几个瞌睡加在一起可能都不到两个小时。

  起床之后,我并没有马上起床,而是躺在床上,对今晚的计划,做了最后一次梳理,一阵苦恼之后,起床时,已经快要到中午十二点了。

  在一番精心的洗漱之后,表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一点。

  为了晚上不会因为肚子空空而只顾胡吃海塞,虽然没有什么胃口,我还是不得不让柱子给我准备点午餐,填补了一下空虚的肚子。

  吃过了饭后,我又回到了房间,开始给自己打气。

  我不断的强迫自己相信,即将要踏上的路,是我追回小欣的唯一途径,只有勇往直前、破釜沉舟才是我现在唯一的选择。如果不想心爱的小欣离我而去,甚至变成随意被阿涛之类的禽兽任意亵玩的淫荡肉器的话,这就将是我唯一的选择。
  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在这种近乎自我催眠的反复洗脑之下,有了明显的成效,再从卧室走出时,我已经回复了往日的状态,不再犹豫,不再彷徨,盯紧目标,义无反顾。

  五点左右,我让柱子留在家里,独自一人下了楼,上了车,离开了小区。
  车子离小欣的家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发抽紧。依稀还记得上一次过来,是因为父亲要出国的事情,我来向小欣征求意见,但那一次小欣彻底的拒绝了我,这才让我之后陷入了不断的猜测,因此而痛苦万分。

  然而正是因为那次的事情,才让我去视频中探求真相,进而发现了阿涛的狼子野心,因而下定了彻底清走阿涛的决心,并最终付诸实际行动。

  现在阿涛终于已经远离了我们的世界,在如此利好的情况下,我和小欣的未来会走向何方,就只能靠我自己的努力了。而现在,我就要踏出这至关重要的一步了。
  烦闷的心情并没有让我的车速变慢,反而更加飞快,一路狂奔,没一会就到了小欣家楼下。

  虽然我的速度不慢,而且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不少,但是小欣还是已经等在了那里,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

  透过车窗,看到小欣在雪地里那恬静的身影,虽然明知道小欣现在对我的态度是有些冷漠的,但是此时看到她,我还是不由得心头一暖。

  在白雪的衬托下,一席黑色过膝的长款羽绒服,让小欣尤为显眼。背后连衣帽子边缘的白色毛领,衬托得小欣更加清纯可爱。羽绒服下露出的白色紧腿裤与黑色的小靴子,相互辉映,把他的小腿呈现的更加纤细。

  唯一有些影响美感的,就是小欣的肤色依然有些发黑。当然往好了说,可以说是很健康,但是当我一想到这肤色的变化过程中,小欣受到的侮辱,就感觉这种颜色尤为刺眼。

  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小欣,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在早已下定了决心之后,我已经不会在有一丝犹豫,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按照计划行事,哪怕有可能让小欣之后的日子难过异常,也在所不惜。
  为了不吓到小欣,我的车子轻轻的停在了小欣的身边。小欣微微错愕,然后看向了车内,在确定是我之后,才伸手拉开了车门,然后弯腰,向我微微一笑,之后坐了进来。

  虽然还是那温柔的笑脸,但我在其中看到的更多是一种礼貌,往日的含情脉脉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不知道这是她的内心流露,还是被她表演班高材生的精湛演技给深深的掩盖住了。

  坐进了车里,小欣也并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只是双眼直视前方。我默默的再次启动了车子,向预定好的酒店开去。

  开始的一段路,车内的气氛只能用压抑来形容,那无声的压迫感,让我有些要窒息的感觉。为了不让气氛更加尴尬,我只能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小欣闲聊。
  然而闲聊的话题依然没有任何营养,只是我问一句,小欣答一句,这种感觉,特别像大部分的屌丝男,加了女神QQ后那种查户口般的聊天方式。我猜想这也就是在我的车上,要不小欣只要来一句“我要去洗澡了”,我就将无话可说了。
  一路乏味到爆的对话之后,我把车停在了酒店的停车场里。这次我才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结束这白痴一般的对话方式了。这让我更加坚定了今晚的行动,我真的不想再经历这种聊天氛围了。

  锁好了车,我们两个一前一后的向酒店里走去,没有了往日的紧密无间和十指相扣,此时我们就像两个刚刚认识的朋友一般,各自考虑着自己的心事,几乎没有交流的一路走到订好的位置,双双入座。

  整个晚饭的过程中,小欣依然保持着她的冷漠,对于我绞尽脑汁找出来的各种话题,都表现平淡,好像并不感兴趣一样。

  直到,我一点点的把话题引到了父亲的事上时,她的表情才有了一丝丝的变化。
  我的眼睛一直都在偷偷的关注她的表情变化,与之前的冷漠不同,此时小欣的表情和眼神里,分明透出些许关注的神色,但是很明显她在刻意的控制着自己,那神情仅仅表露出了一瞬,就被她强制收了回去。

  虽然如此,但还是让我看到了希望,起码她终于有些反应,于是我就继续趁热打铁,把现在公司那边的情况都介绍了一下。

  当听到所以无辜的人都已经被放了出来,以及我和父亲都不会再有什么生命危险了之后,她的眼神又了第二次变化,那是一种欣慰的感觉,虽然我不会什么心理学,但是多年的相互了解,还是被我的感受到了。

  看起来小欣还是关心我的,这让我也倍感欣慰。

  可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小欣听说我半年后就要跟父亲一起离开的消息后,她那种失望和解脱同时存在的眼神所映射的内心变化。

  着本应是两种截然不同,甚至有些冲突的感觉,此时却就这么无比真实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不禁让我更加疑惑。

  然而这一次我的疑惑却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我心里清楚,就是再怎么琢磨,我也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的,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

  不过此时我还是心存侥幸,我再一次表情认真的盯着小欣,问她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而是小欣却没有回答我,而是把头低得很低,一边用筷子扎着盘子里的食物,一边轻轻的摇了摇头。

  虽然她的动作很是轻柔,但在我的心里,这确实重重的一下猛击,在无路可进之下,我只能选择摧峰而行了。

  「你认识03级的阿涛吗?」

  既然事已至此,我也放手一搏了,只能按照计划,说出了这句话,这句可能让我彻底失去小欣的话。

  其实之前我就考虑了很久,半年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如果我还是装傻充愣的跟小欣一起相互猜测着对方的心事,那持久的拉锯战就是必然的结果,一旦被阿涛获知了真相,虽然我已经做了很多的防范措施,但依然不敢说能够万无一失。

  因此我需要的是速战速决,而如何把战斗从对峙试探转而变成直接决战那?我想过无数种办法,但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被我一一否决,在反复衡量了各种利弊之后,我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一丝“破而后立”的可能,那就是我主动把中间的那层遮羞布揭掉。
 
  我知道这很冒险,但是这是我觉得最有效的方式了。在直接点破这件事后,我就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直接问她为什么不愿跟我离开了。而小欣也可能开诚布公的告诉我原因。之后我只需要针对关键的问题去寻求破解之道。这将省去很多的心力和时间,要知道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了。

  而且如果我还保持之前那种瞻前顾后的状态,我就只能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般,为了寻找突破口而想尽各种办法,不断胡乱尝试,这将大大增加我对这件事的参与度,一旦为小欣察觉,我不敢保证她还能完全相信,我对之前的调教完全不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事情多不胜数,我不敢有一丝侥幸。

  就像之前说的,这是一场豪赌,赌上的是我和小欣的未来,对于我这个穷途末路的赌徒来说,放手一搏是我唯一的出路。更何况我还有小欣对我有感情这一微弱的优势那。

  虽然是赌博,但是我也并没有完全听天由命的打算,我之前对小欣可能出现的各种反应都进行了考虑,或惊讶、或慌恐、或愤怒、或崩溃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反应,我都想了一套处理的方式。

  然而小欣此时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在我心里,这种反应,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的。那就是——平静。

  「是吃完了说?还是现在说?」

  小欣一边看向我,一边平静的问到。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